潮童打扮,dropcrotch低浪裤名牌Tee时款球鞋,有点像发育中的JustinBieber,全身散发一种剧烈的不耐烦,也像JustinBieber。双眼发直,盯着双手打横拿着的手机,不停发出嘈吵的音效声,旁若无人,与世隔绝。

十五、六岁吧,身边的书僮爸爸问:食鱼好唔好?剥只虾俾你?

牛高马大,用眼尾答了算,久经训练的爸爸会意,宾至如归又小心翼翼把一匙舀去骨蒸鱼送入少爷口中。香港奇景,不是修路围城,假日外佣佔领,是遍地残孩。

去鸭脷洲吃海鲜,街市拣料,买好餸直赴街市市政大楼的大牌档食肆连随搞掂之,海三刀、花竹虾,清蒸白灼,我等你。大牌档,搭枱,必然。

来了一家四口。书僮爸爸给儿子餵食残废餐不是一次半次,是全餐。

潮童看上去不比黄之锋小几岁,一顿饭几乎完全没有动过筷,饭来张口极度熟练,毫无廉耻,光天化日众目睽睽,全家表演。(我见识少,睇到眼都凸埋)书僮爸爸左边是大仔,右边,细仔。

细仔,四眼,八、九岁,由坐在他右边的丫鬟妈妈招待。不停打机,双手超忙,双眼更忙,近视颇深,樽底类镜片,爸妈都没戴眼镜。

丫鬟很勤快,很专业,很无我。书僮还会边食边餵,丫鬟,先服侍细少爷周全,自己才吃残羹。

海鲜菜汤嫌热,仰@Anson@SEO@头拧开不要就不要好了,白灼虾剥好壳,像餵雀地给细仔张大口嚼。试过放入他的碗中,不动,懒理,一定要直航入口,温度要对。

蟹,当然拆肉侍候。别说海鲜有骨有壳,我六岁已懂把大闸蟹剥光猪而没有鲠死健在至今。

炒菜,冇骨喇啩,鸡,骨头易处理吧,不举箸。小学之后,爸爸已不许家中佣人餵食,如有犯例或见我边玩边食,必被爸爸骂个甘香鬆脆,祇骂我,不骂六姐,但六姐疼我,便不敢再餵了。

细路仔啜饭汁、慢食、没有tablemanners,随时被修理。在我家,没礼貌比成绩不好罪大九倍。

溺爱纵容现在好像是常态,成行成市。好友在目睹,又係十几岁仔大牛龟,爸妈二对一,哄着问食XX餐好唔好?

定乜乜餐你锺意多啲?残孩总之坐喺度等食,听歌打机少理,父母慇懃买齐两款餐不敢待慢大帝,猪扒锯成小块送入口,另一个餵汽水。

他很想车巴掌埋去,两个成年人,不似父母,书僮丫鬟不如,有如太监。怪兽家长外国称为“Helicopterparent”,指家长终日在子女上空盘旋候命,伴读陪吃身先士卒抢着替他们斟茶递水,身兼百职做齐打杂秘书管家佣人,把子女当宠物也养成废人。

奇怪是他们一面拚命溺爱一面亡命催谷,要孩子读名校学外语运动琴棋书画补习十项全能,但生活、常识及社交即管无能。长期饭来将口的残孩,和朋友同学相处时挺讨厌的吧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aikoarled.com/tanhuamu_fangfumu/yonggangweifang/201811/3329.html